蓝领,撑起一片蓝天(第一落点·关注高技能人才(下))

蓝领,撑起一片蓝天(第一落点·关注高技能人才(下))

日前公布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,2019年全年共有1075.9万人次参加职业技能鉴定,861.9万人次取得职业资格证书,其中28.4万人次取得技师、高级技师职业资格。

  如今,越来越多的蓝领人才活跃在生产服务一线,发挥着带徒传技、技能攻关、技艺创新、技能推广等重要作用,为经济发展撑起一片蓝天。

  给足荣誉,给足待遇

  “正泰多年的发展,无数次印证了高技能人才的重要性。”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朱信敏说。2012年,当地在正泰成立乐清市陈煦技能大师工作室,带徒传艺300余人,培养钳工技师3人、高级钳工10人,承担工艺改进项目10余项,年经济效益约150万元。2016年,当地在正泰成立浙江省高玉保技能大师工作室,几年来推进技术创新20余项,解决实际生产问题30多项,培养高技能人才44人,培训一线员工3000余人次,授权发明专利4项、实用新型专利14项。

  人尽其才,效应迸发,有赖于政策的支持、待遇的提高、保障的落实。据了解,全国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出台了《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(2019—2021年)》的实施方案。中办国办印发的《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》中的举措,也已在不少地方和企业得到落实。截至目前,全国共表彰260名“中华技能大奖”获得者和3028名“全国技术能手”,共有2729名高技能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。

  今年5月初,浙江省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公布第三批浙江省“万人计划”高技能领军人才入选人员名单,入选人才纳入省委联系的高级专家范围,给予每人30万元培养资金支持。

  浙江省人力社保厅相关处室负责人介绍,自2010年起,浙江建立了省、市、县三级优秀高技能人才评选表彰体系,开展了钱江技能大奖、首席技师和“百千万”高技能领军人才等遴选培养支持活动。截至2019年,有360家省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开展技术攻关和革新项目3000多项,产生直接经济效益20多亿元,获得国家专利1000余项。同时,浙江还出台政策不断提高技术工人待遇。一批优秀高技能人才在各地享受落户、购房等人才福利政策,经济收入逐年提高,社会美誉度也大大提升。

  记者了解到,有的企业为高技能领军人才制定职业发展规划,试行年薪制、股权期权激励,按实际贡献给予绩效奖励,部分技术岗位经济待遇达到甚至超过高级管理人员。

  浙江绍兴柯桥区宝业集团负责人表示,公司建设专家楼住房,解决高技能人才子女就学问题,建立了职工助困、助医基金,通过这些措施为人才安心工作解决后顾之忧。

  “给足荣誉、给足待遇,配得上贡献,高技能人才就不会走,还能创造数倍的价值。”采访中,不少企业管理人员这样表示。

  因地制宜,灵活引才

  “各项建设都在开展,产业亟待转型升级,到处都需要高技能人才,但愿意落户我县的却不多。”谈及高技能人才,丽水市庆元县人社局负责人的无奈颇具代表性。

  庆元属于偏远山区县,高技能人才仅占技能劳动者总数(32万人)的6.78%。“结构也不太合理,主要集中在汽车维修工、中式面点师、中式烹调师等通用职业。”庆元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姚敏荣说,县里竹制品加工等特色产业人才相对短缺、需求格外强烈。然而若要引才留才,庆元很难开出足够诱人的条件。

  怎么办?庆元因地制宜,灵活引才。2017年以来,庆元县柔性引进紧缺专业“星期天工程师”:高技能人才不改变户籍及原单位人事关系,可利用节假日、周末或业余时间来进行工作指导,引进方式包括项目引进、合作引进、兼职引进等。“不为我所有,但为我所用。”该负责人这样总结。

  把智能制造系统应用于竹砧板生产流水线,改进食用菌的深层发酵技术……3年来,庆元已累计引进35个领域154名“星期天工程师”,解决技术难题47项,点对点开展服务2220余次。今年受疫情影响,“星期天工程师”的工作转为线上开展,通过微信群、视频电话甚至电脑远程操作等进行,截至5月底,已有35名“星期天工程师”为合作社、企业线上解决问题、给出建议70余条。

  优化环境,持续发展

  第四十三届世界技能大赛汽车喷漆项目冠军、浙江省首位特级技师、全国人大代表、浙江杭州技师学院教师……头衔多多的杨金龙,二十来岁已经享受教授级高工待遇,他一直关注着高技能人才话题。

  近年来国家推出一系列举措,技术工人的工资收入、社会认可度提升,大批技能人才受到表彰奖励,令杨金龙倍感振奋。但是,社会上依然存在“重学历、轻技能”的现象,“适应发展新需要的技能人才仍然稀缺”。

  杨金龙认为,如果技工的光荣感和成就感不高,薪资收入水平不突出,将导致后继乏人。现实中,还有不少中小型企业担忧“为他人作嫁衣裳”,对人才培养舍不得投入,使技能人才发展受限。发展渠道窄、经济待遇偏低、社会地位不高、激励机制不足、向上发展无动力等叠加,造成的结果就是,适龄学生不愿意学技术,同时,致力向技术岗位发展的工人也少了。

  “引导社会形成认可、关心、支持技工成长成才的舆论氛围和价值导向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”杨金龙说。

  中办国办去年底印发的《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》提出“拓宽技术技能人才上升通道。推进职业资格与职称、职业技能等级制度有效衔接”“支持用人单位打破学历、资历等限制,将工资分配、薪酬增长与岗位价值、技能素质、实绩贡献、创新成果等因素挂钩”。“除此之外,国家还提出加快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,这些举措对技术工人就业、晋升意义非凡,希望尽快推动落地。”杨金龙说。

  有尊严、有出路、有奔头,“技术学好同样可以发光发热。”杨金龙建议,进一步优化技能人才成长环境,“鼓励支持更多人选择适合自己的技能成才之路”。(记者 方敏)

  本期统筹:胡安琪 制图:沈亦伶

《人民日报》(2020年06月28日04版)

责编:秦雅楠